隔膜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信时代

发布时间:2020-01-14 21:19:32 阅读: 来源:隔膜泵厂家

恺 蒂

记得十多年前在南非的一次聚会上,一位好友问我是否知道Tencent,他是南非MIH集团的董事会成员,见我迷惑地摇头,他大失所望:“QQ啊, 你是中国人,怎么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Pony Ma?”QQ,那我倒是听说过的,只是不知道腾讯的英文名那么谦恭,叫Tencent。当时腾讯创业伊始,而南非的MIH正是腾讯的大股东。之后腾讯日益壮大,每次见到这位朋友,他总要向我细数一番腾讯的业绩,啧啧称赞小马的聪明英俊,全球第一的钻石王老五,只可惜他有三个儿子,要不然很可能会追着小马当女婿。MIH坐镇香港多年,与默多克摽着劲儿,看谁能先打入中国庞大的传媒市场。没想到,对腾讯这个不起眼的小公司的投资,让他们的远见和收益都远远超过老默。后来腾讯在香港上市,连着几年,每年腾讯的年度财务公告出来,都会上南非财政新闻的头条,因为腾讯的年报会带动MIH的股价,继而会影响到整个约堡证交所指数的浮动。

后来,从南非搬回中国小住,发现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用QQ。最让我感叹的是带孩子回安徽老家,我还在火车上对孩子忆苦思甜,讲述自己小时候没水没电没有肉没有糖的生活,一下火车,就惊奇地发现我所有的表兄弟和他们的孩子们早就进入了网络年代。他们不允许我继续没有QQ的生活,一位十几岁的侄女帮我下载,把那只小企鹅安装在我的电脑上,从此,家乡的第三代全成了我的好朋友,每人的头像边都有或抒情或励志或幽默的句子,例如“人生之在呼吸间”,“请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时候,选择安逸!”“这是一只展翅飞舞的枯叶蝶停在一颗傻傻的心上”等等,从他们的个人空间我能知道他们的情绪和生活。再回南非,我就很自豪地告诉那位每次见面还要夸夸Pony 的朋友,我也是QQ的一员了。

我还正享受着QQ呢,突然,小企鹅朋友圈里的亮点纷纷消失了。国内传来消息:大家都不用QQ了,我们现在都改用微信了:一呼百应,更方便、更快速、更容易。于是,终于在一位大学闺蜜的怂恿下,在手机上下载了微信。生活一下子热闹起来,好友圈的人数每日增加,天涯海角的朋友们也不再遥远,偶尔聊聊天,快速点个赞,有事询问一声,生日送句祝福,友情就如潺潺流水,不会再有被切断的危险。

一个个班群也建立起来,初中班,高中班,文科班,大学班。微信激活了许多早已尘封的记忆。我们这批属龙属马的孩子们,1984年中学毕业,进入大学,于是,中学同学要纪念三十年分别,大学同学要纪念三十年相识,班群中荡漾着怀旧的情绪。时过境迁,大家都经历了千山万水,体验过人生百味,有过华彩乐章,有过跌倒受伤……有热情的把新旧照片发上了微信平台,新照片中的人个个都好陌生,但陌生中又有一丝熟悉,对比着老照片看,记忆如同抽蚕丝,又像在收风筝,从遥远的地方一点点往近处拽,陌生的新脸渐渐与那些泛黄的老照片上的脸对上了,记忆从远远的雾气中走出来,清晰起来。

三十年前,中学相别,大学相识,当时十八九岁的孩子,可能压根就没有想过三十年后的生活会怎样。性格最为开朗的想象过自己会依然单身还在寻找么?最有事业心的想象过会成为家庭主妇能那么自得其乐地相夫教子么?写着一手好书法的大才子想象过会叱咤商场老谋深算么?总是被老师抓去吃批评的想象过掌管着大公司为几千号人负责么?细长的小人精想象过自己会变成了胖大婶么?当年的乖乖女何以不再与家人有任何联系?

集体的回忆是强大且无法拒绝的,而且,它一下子就能抓住三十年前的兴奋点,把那些情窦初开害羞但不知所措的少年们撂在这帮成年人的面前。指尖触到手机的屏幕,太容易说出当年不敢说的话。

微信的时代,关上手机,窗外秋阳灿烂。 (责任编辑:HN025)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