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蒋勤勤亲手捣出生活的糖-【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30:08 阅读: 来源:隔膜泵厂家

原标题:蒋勤勤,亲手捣出生活的糖

《幸福三重奏》的最后的一幕是在医院里,陈建斌焦急地站在产房门口等待,时间像是过得特别慢。

终于传来一声嘹亮的哭声,陈建斌赶忙快步走到门口,医生出来告诉他,“宝宝挺好的”。不过陈建斌开口第一句关心的倒是蒋勤勤,问她什么时候能出来。

这让人想到07年,蒋勤勤生下第一个孩子时的场景。当时也是婴儿先出来,陈建斌让亲友们看住孩子,自己等着蒋勤勤出来。而蒋勤勤被推出来时,他立刻用手去为蒋勤勤挡住走廊的风,还叫大家也围过来用衣服给她挡。

还好这次没有风,蒋勤勤出来时歪头朝陈建斌露出了一个调皮的表情。陈建斌问她疼吗,她摇了摇头。但怎么可能不疼,也只是不想让老公担心罢了。

于是,《幸福三重奏》就这样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作为了收官。幸福是什么模样?我想也就是蒋勤勤和陈建斌这般模样了吧。在靠山屯待的时间不长,却能看到两个人生活的缩影,嘴里是嫌弃,爱都藏在眼睛里。

上一期节目里边,正坐着看韩剧的蒋勤勤突然拉住陈建斌的手,抬起头放出满眼星星,说老公陈建斌年轻的时候特像赵寅成。

到了这一期更夸张,晚上两人躺床上,蒋勤勤摸着陈建斌的寸头,语气一柔说,你这样好像白雪公主。

陈建斌也配合地瘫在那儿,一脸娇弱,啧啧,中年人甜起来,眼睛里的滤镜颜色都不一样了。

妻子都这么给面子了,陈建斌当然也不能落下,晚上坐在长椅上,他表示要亲自掌镜记录妻子的容颜。

蒋勤勤在他的镜头里简直光芒万丈,右侧脸像梅丽尔·斯特里普,从上往下看像伊莎贝尔·于佩尔。陈建斌的摄像机就像是他自己的眼睛,不管哪个角度看老婆,都是美的。

回看这么多期节目,老夫老妻的柔情蜜意来得特别能打动人,毕竟在那么多生活琐碎之后到来的甜蜜,才像是中药后的一口糖,格外甜。

不过生活中的这些糖,也还是蒋勤勤亲手捣出来的,除了要貌美如花,她还要足够温柔包容,耐得了老公的孩子气;要足够贤惠体贴,操持家里的大小琐事;也要足够文艺,欣赏老公独一无二的才气。

从节目开始两个人还在车上时,就能看到蒋勤勤私下是怎么和老公相处的了。

蒋勤勤问陈建斌,现在有什么果子,陈建斌脱口而出:桃三李四杏五月,蒋勤勤一听毫不留情拆穿:“那是讲的花”。留下陈建斌在那儿抽鼻子尴尬。

到了屋里蒋勤勤准备开始做饭,正切着葱,刚下两刀就被一旁的陈建斌嫌弃,这葱切得不对,我妈切的是菱形的。

要是平常人家,可能就来气了,我这大着8个月的高龄产妇给你做饭,你还嫌弃葱的形状不对。不过蒋勤勤没生气,你行你上啊,结果陈建斌切出来的也不是菱形啊,哼,嫌弃回去。

陈建斌真就是我国直男家居日常中的典型了,一副一家之主日理万机的样子,其实也就是喝着茶,对着电视当指挥家。刚好看到了自己擅长的东西,噼里啪啦就是一通。

蒋勤勤在背后听着也不急着反驳,幽幽一句:“你才会看多会儿啊”。又让老陈无言以对了。

自己挺着肚子站在厨房,就看着陈建斌拿着个橘子对着镜头玩跟孩子似的,脸上是嫌弃,心里其实是:哎呀,习惯了都。

蒋勤勤是处女座,什么事儿都想要亲自来,不然放心不下。虽然挺着肚子但也一刻都闲不下来,刚看到屋子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把“家”好好收拾一下,洗手间边上的摆设要全部按照自己的风格摆放一遍。最后要走了,整理行李箱也觉得要自己来,陈建斌好说歹说才让她去休息。

轮到陈建斌做饭的时候她就更担心了,一直站在旁边盯着。

担心归担心,但既然是别人主动做饭,这时候不仅不diss了,还会见缝插针地夸上一句,让陈建斌受用得不得了。毕竟是在镜头下面,老公的自尊心也还是要维护的,也不能一天到晚都嫌弃啊,该夸还是要夸的。

不过陈建斌说她在旁边自己会紧张,让她回去看她的赵寅成。蒋勤勤还是放心不下,站在拐角处探着身子暗中观察,这一幕真是又甜又好笑。看了一会儿蒋勤勤倒也坦然了,终于踱着步回了客厅。

晚上吃了饭,蒋勤勤想去唱k,起初陈建斌打死不答应,她就软磨硬泡,最后一句“我们去唱80年代的歌”彻底把陈建斌打动了。

蒋勤勤真的很了解陈建斌了,老公哪里是不想唱k啊,是要描述成“为他而去”才能把他打动。果然,最后陈建斌是唱得最high的,蒋勤勤虽然没怎么唱,在后边观众席看着倒也是开心的。

陈建斌时不时的也会皮一下,蒋勤勤听着,噘起了嘴,小眼神也很可爱,你敢嫌弃我?那我就要嫌弃回去。

在他们这儿,蒋勤勤的嫌弃更像是生活的调味品,或者说是一种别样的情话。

毕竟私底下的陈建斌哪像个稳重的70后啊,就是个孩子,喜怒哀乐皆不掩藏,当然,也只有是在蒋勤勤面前才敢这样,因为他知道,蒋勤勤表面是嫌弃,其实呢,还是会包容,会乐在其中。

就算被抢了话筒,作势要走,只要自己把话筒递回去,那蒋勤勤就会丝毫不在意的唱下去。也亏得蒋勤勤脾气好,换做其他人,指不定就被气走了。

蒋勤勤跟着陈建斌出去散步,对方拒绝了她摘花的请求不说,还抓马地摘了一朵空气花,递到老婆鼻子让她闻。蒋勤勤呢,起初头偏了那么一下,最后也还是凑到老公指尖深吸了一口气。

这不就是夫妻两人来了一出无实物表演嘛,花瓣随陈建斌的手一挥飘散出去,真挺像这么回事的。老公的确幼稚,那就陪他一起幼稚好了。

其实也正如蒋勤勤自己所说,幸福包含了那些优点和缺点,优点我能欣赏,缺点我也能包容,这就是幸福。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夫妻,谁不是满身缺点地走到一起,包容缺点很难,发现并能欣赏对方特有的闪光点同样不容易。

当初陈建斌的追求方式据说特别直男,就是发短信,内容是这样的:“我看到了麦子,麦子长势很好,今年的收成一定很好”。

但没想到蒋勤勤倒是很吃这一套,这不是缘分是什么?换成别的姑娘,可能会一翻白眼就走了。蒋勤勤却说自己“挺受用的,因为这个是用金钱,或者其他的物质无法给予你的”。

蒋勤勤就是对陈建斌的才气特别欣赏的来。婚后有一次陈建斌早起赶去剧组,出发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跟蒋勤勤起了点争执。路上陈建斌想来想去,写了首诗发给蒋勤勤:“火上浇油枉自多”……蒋勤勤没理他。

到了晚上陈建斌继续琢磨,又发了一首:人间烟火烧寒夜,红茶已淡未新沏。意思是你给我泡的茶,到晚上淡了我都舍不得换。蒋勤勤一看这句心软了。

到现在也是如此,白天坐在长椅上即将告别这里,一听陈建斌讲起戏剧里边的文艺场景,蒋勤勤依然能听得投入又陶醉。

同时还不忘让陈建斌即兴来首临别的诗,看向陈建斌的小眼神,依旧是欣赏且崇拜的。

再看两人坐在夜空下看星星,陈建斌上句刚说完“天空是黑的”,

蒋勤勤便立马说出了后一句“但云是白的”,说完两人对视一眼,所有情感都溶在这两句词里,你懂,我懂,足矣。

或许在蒋勤勤眼里,自己的爱情也就像天上的北斗星,自己和老公都是独立的星星,自己是不是最亮的那颗倒是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要在他身旁,和他连在一起。

新乡医治早泄要多少钱才能治疗好早泄自我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生物免疫治疗前列腺癌可信吗如何治疗比较好

新乡早泄哪家好导致早泄的原因有什么

昆明曙光医院治疗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