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信产部为手机贴牌松绑新检测机构蓄势等发财

发布时间:2020-07-01 01:22:36 阅读: 来源:隔膜泵厂家

去年10月初,实施了4年的手机生产核准制被国务院宣布取消。而记者近日从深圳获悉,信产部派员秘密与各厂商开会,开始制定具体实施细则与个中“规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说:“这或许是信产部被并入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前,为相关检测机构谋求利益的最后机会。”据了解,刚刚开业的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已经着手准备为原法规不允许的无牌企业进行接检及收费工作。

本文引用地址:密谋松绑 避讳“贴牌”

据消息人士透露,3月19日至20日,信息产业部在深圳低调召开了手机牌照工作会议。信产部方面对于此次会议颇为重视,几乎所有相关的高层领导全部到齐,国内绝大部分手机厂商和一些准备进入手机行业的消费电子类厂商也参与了此次会议。据称,信产部在会上默许了目前已经开花结果的手机厂商互相“贴牌”现象,不再作为一种不法的行为去打击;但是,原则上不许使用“贴牌”这个词汇进行描述。

“官方要求使用更规范的说法——‘品牌代工’,只需要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就可以。”消息人士这样转述了信产部的“精神”。根据他的说法,手机牌照正式放开后,只需要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的厂商都可以合法进入手机领域并申请入网:①必须要有生产条件和完备的检测条件;②必须要有品质保障条件,实现品质保障;③必须具备售后服务条件。

“只需要符合以上这三个条件,即可以到入网检测受理中心申报了,其他的则是根据受理中心要求的其他条件。对于信息产业部而言,这也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与会的信产部官员这样对手机企业说。不过受理中心还有什么其他要求,他并没有详细说明。

信产部还表示:申报单位必须是生产单位,或必须具备生产能力,只要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即可,信产部不再进行实地考察,只做资料审查即可。但在申报以后,信产部会进行严格的后期审查,才能保障牌照放开后国内手机市场能够“有秩序地运行”。有与会的厂商代表认为:既使侥幸通过了资料审查,也会在此后严格的、多重的审查中露馅,所以蒙混过关几乎不可能。

而对于那些没有生产能力的厂商,此次会议的结论是:可以利用别人的品牌,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贴牌”(将改称“品牌代工”);如拥有一定知名度、但没有生产能力的品牌,也可以找有生产能力的厂商代工。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松绑“贴牌”的进度,信产部还有些吃不准,因此后期检测有可能比较严格和频繁。

新检测机构蓄势等发财

记者多方了解到,就在手机生产核准制被信产部宣布取消的同时,国家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南方分院(即南方手机检测中心)也落户深圳福田上沙。该检测中心将租用福田上沙科技园4000平方米的厂房作为实验室和办公场地,信产部希望尽快使其达到泰尔实验室相关领域研究能力和具备泰尔实验室手机测试全部项目。而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最近也授权了四川、福建、广东三个省级检测中心,可以为手机厂家产品作相关检测。

目前,刚刚开业的南方手机检测中心暂时还无法受理无手机牌照的企业生产的手机产品。“主管部门应该会在近期出台相关细则,否则检测中心也不好受理无手机牌照企业生产的手机产品。”一位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每送检一款手机,就要给这些机构缴纳数十万元费用;而每台手机上贴的入网许可标贴也要花钱去买,平均每张大约是一角多钱。也正因为检测费用太高,以及之前对‘贴牌’的门槛,导致很多企业利用各种手段逃避检测。”他认为,信产部新建的南方手机检测中心,或许能降低些检测成本。

据业内人士介绍,以往很多手机企业采取送检一款的方法,然后利用批准文件,将许可证“克隆”到不同的手机上;或者,少报销售数量,自己仿制入网许可标贴,减少向信产部缴纳费用。还有一部分贴牌企业干脆就去黑市购买假的许可证标贴,蒙骗消费者。“信产部此次会议的用意,明显就是要‘招安’这些贴牌企业,同时也要杜绝那些虚报少报的企业,增加监管收入。”他这样分析。

手机企业对变化反应不一

“手机牌照取消需要一个实施的过程,还需要一个新管理制度的建立,对于企业来说,想做大就必须有手机入网许可证。”深圳一手机厂家高层这样表示。而记者了解到,就在给手机生产核准制松绑的同时,信产部又批准了20多家手机厂家获得手机牌照,其中包括奥丁、新中桥、盛隆兴等品牌。

许多本来就拥有手机牌照的厂商,对信产部的新规则抱着观望的态度。“先看看吧,未必能执行得下去;贴牌的企业也未必会因此由黑漂白。”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企业负责人这样表示。

而手机牌照正式放开之后,获批的第一家国产新军奥丁手机总裁兆廷则表示,手机牌照正式放开,“贴牌”合法化为“品牌代工”,国内手机行业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奥丁手机选择在这个时机正式进入,无疑充满挑战;在其背后则是对手机行业的信心和希望——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手机行业有着淋漓尽致的体现,手机淘汰赛中,有进入者,必有出局者。

兆廷告诉记者,从去年10月获得牌照以来,一直没敢贸然行动,直到现在才正式宣布大规模进入手机市场。他说:“从拿到牌照到现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奥丁数码专注于技术储备和手机研发工作,并不像其他品牌一样只图眼前利益,而是锁定长远目标,瞄准3G时代。”他认为,目前手机市场的竞争,是综合实力的竞争,牌照并不是用来“牟利”的工具,只有用务实的态度来做手机才有机会。

记者观察

政策无漏洞,监管很缺位

留意一下,2007年以来,市场上突然多了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手机品牌。这些品牌手机以往被称为“黑手机”,后来人们发现“黑手机”也挺好用的,并没有名字那么黑,于是这些品牌又获得另外一个更奇怪的称谓——“山寨机”。甚至还有专门的网站去介绍“山寨机”新品。尽管缺乏售后服务、质量难以保证等一系列问题也让不少“山寨机”始终难以和康佳、夏新等品牌抗衡,难登大雅之堂。但这种在功能上总能给人惊艳感觉的手机,还是获得了不少人的青睐。究竟是什么支撑着“山寨机”的“繁华”景象,其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

记者认为,在创意面前,很多“山寨机”甚至走到了洋品牌前面。对于这些厂商及品牌,信产部一直很头痛。它们就好像一群“野孩子”,不再被家长所约束和管教;最关键的是,每年“山寨机”的市场规模如此巨大,但是相关机构却不能染指一分,这或许就是现在“谋变”的初衷。消费者能否在这场博弈中得到自己的实惠与保障,这就要看造化了。

无论怎样,一句话评价信产部这些年对于手机行业的作为:政策无漏洞,监管很缺位。

黑龙江定做防静电工服

辽宁工作服

山东制做职业装

职业装制做